当前位置: 主页 > 大圣娱乐开户 > 正文

王湘穗:天下三分中国居其一 美式全球化体系走

来源:未知 时间:2017-10-11 23:09

和讯网消息 10月11日,蓟门法治金融论坛第40讲《三居其一:未来世界的中国定位》于中国政法大学(蓟门桥校区)科研楼二层学术报告厅举行。本次论坛主讲嘉宾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主任,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王湘穗。论坛由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资本金融学院院长刘纪鹏主持。

王湘穗在论坛上指出,美国主导以国家为基本单元的全球化体系正在瓦解。世界发展的未来趋势是从美国一超独霸,将走向天下三分,形成北美、欧洲、泛亚三大经济圈。美国虽仍是世界主要强国,但已经进入衰落期,重要的一个标志是美国退出了TPP,将成美国未来的基本趋势。

以下为实录:

王湘穗:今天我觉得我就把最近这一段时间,最近这一两年思考阶段性的成果跟大家汇报一下,也就教于大家,就教于这些青年学子们,我下面就开始我的讲座。今天我的题目是天下三分和三居其一。虽然这个标题是未来世界的中国定位,它这里面实际上有两个一个推进的问题。首先未来世界是什么样子?然后才是中国在未来世界应该如何定位?

关于前一个问题未来世界是什么样子?我实际上在中信大讲堂已经做过一次演讲,专门讲天下三分问题。今天这一个演讲在上一次基础上继续向前深入,也把新的成果向大家汇报一下。今天讲的和书中间的核心观点,书不是很厚十一二万字,核心的观点我觉得就四个。

第一未来世界的格局和未来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结论就是天下三分。这个三分,这个三跟诸葛亮讲隆中对跟刘备说的有一些相似他有必然上的分割,但是在今天的世界上这个三分可能不止于地理空间的分割也不完全是经济分割,他还有一种多样性模式的含义。由于我们中国古代的智者老子《道德经》现在也有人说按照古代新的考古应该是得道经,里面非常经典的话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因此这个三对于中国人来讲一直是具有多样性的这个三也有多样性的含义这是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观点未来的中国定位应该是三居其一,就在三分天下我们应该有其一,在多样的世界上我们也应该有自己的主体地位。

第三个观点就是中国所具有的一具体而言就是一个泛亚共同体,同时也包括中国现在正在实践的中国模式,这个应该就是我们的一,不完全是空间问题,而且也包括政治文化等等含义在里面。

第四个观点怎么才能实现三居其一?就是要在加强自身建设的同时要推进一带一路总战略,大概主要的观点就是这么四个观点。那么为了要回答这个世界未来的格局以前我是讲过关于天下三分的问题我扼要再说一下。为什么呢?孔总刚刚在见学生的时候说有三个主题词,昨天今天和明天来对于学生做了一种期许。

总结一下这个天下三分,最初研究我们是跟经济结构,我们跟一些经济学家在一块讨论一些问题跨界讨论,比如宏观学会的副会长王健他很早就关注了,现在世界上正在出现一些经济圈世界银行2016年画了一张图,像一个足球一样比较大的板块占到世界70%,75%的红色板块,世界其他国家南美非洲澳大利亚这些都是比较边缘,主要的就这三块,这个可以看出非常直观,这几个地区的经济结构有每个国家的一些细分。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从世界产值份额也发现,原来国家占的比较大的占世界84%,现在已经39%,发展中国家从12%上升至39%他有一些细分的图。这个是储蓄,世界储蓄主要是这些国家占有的,欧洲这些比例的情况。这个是人口结构,就是占泛亚非地区人口占世界70%,而发达国家人口也在逐步的降低。

从经济上的情况来看以前由美国占绝对主导地位主导的世界经济体系已经渐渐被三个大的经济圈所替代,比如说欧盟28国现在英国退出以后27国,从统计上来讲他们内部的贸易占到65%。我问过欧盟专家他说实际上不只应该70%-80%,因为统计口径不一样。

中国跟东盟之间如果再加上中日韩也占到60%左右,北美这边更多一些,美国是比较外向的,但即使是这样北美也占到55%以上,就是他们有更大的超出过外部的这种内部贸易。形成北美欧洲和亚太地区的三大经济,从经济上面看是这样的。

北美这一圈,欧洲这一圈,然后泛亚非地区的这么一圈,空间角度大概这样情况。从数据统计1993到2013年的变化,大概三圈已经占世界75%左右,三圈加起来都占到20万亿美元以上,比较有意思的这三制造业欧美大概都在五万亿左右,东亚地区从八万到十万亿美元更多占有结构上,这是数字来看,还要看结构,光看数字看不出问题的。

如果有多少肥肉,多少瘦肉,多少肌肉,骨骼是多少就能看出个人健康的情况。这三圈能不能成为圈要看结构,这三圈有自己大致的结构,第一这三圈都有足够支撑发展的资源和市场体系,都有相对比较完整的制造业体系,都有相对独立的金融体系,因此他就形成类似的金字塔或者倒金字塔结构,比较完整。

比如很多构造他是一种浅别型经济,甚至某种程度上是依附于中国的制造业经济,对于这种国家我们可以很从容很方便的打交道,符合这些条件的目前比如说北美,法德缺一个还不行,包括中俄,还有日本,但是他在政治上不行跟军事上也不独立,因此他很难做出符合自己国家利益需要的选择,但是这三个圈大概结构是这样。

如果以前的全球化是由单一的资本主义国家一个霸权国家主导,推行一套金融货币贸易安全体系的话,现在正像在区域体系发生变化,这是围绕区域大国的一区一体化形成的新全球化潮流,也可以叫洲域化的趋势。未来这种趋势就会从美国的一超独霸,经过太平洋(601099,股吧)一圈大西洋(600558,股吧)的两洋格局,形成北美欧洲泛亚三大经济圈。

除了地理空间更重要的这三大圈由于以中国的崛起为标志,他出现了一个不同的发展模式和生存方式,新的文明模式这是非常重要的。这个虽然欧洲不认同美国,认为美国这种模式是不好的,我们是莱茵资本主义的,北欧说我们是第三条道路,但这都是泛资本主义体系下的细分。

可是中国的崛起导致了一个不同治的发展道路,这也是新的全球化特征之一。我们可以通过这种判断就是说新的天下三分将会作为一种新的全球化趋势。那么为什么是三分不是两分或者一统?

因为我们有的时候讨论有些人信心比较爆棚的就说中国肯定应该替代美国,甚至有的历史学家讲原来认为是日本,觉得日本包括日本人自己他们认为自己是太阳出生。后来八十年代之后认为不行了,认为中国是最有可能的,但是我想说中国作为多样文明之一,以现有的国力包括中国的政治文化传统,有客观条件主观意愿都不可能成为世界唯一的主导国家来替代美国,中国没有这样的意愿,也没有这种能力。

三生万物是天下三分包括三居其一内在思想的内核,就是要有多样性问题,要和而不同的问题,因为五百年资本主义发展,要资本的最大化积累,排他性的文明冲突导致了问题越来越多,二分能解决问题吗?解决不了问题,只有多样化能够解决这样的问题,因此无论是对于面对问题也好,中国也好,国外这种判断也好,我认为三分是可能性最大,也是中国应该主动选择的一种理性选择。

那么美国情况是什么?美国作为世界的老大他现在还没有愿意接受这种三居其一的情况。我再前年去美国开一次中美战略学者之间的对话,补炉近似计他提出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他认为美国现在已经不能够单独领导世界了,而且跟盟国合作也不足以领导世界,美国必须学会跟非盟国的大国一道去治理这个世界,实际上指的是中国和其他那些国家他认为要退一步。

同时他特别提出来我们现在中美应该签订一个太平洋宣言,类似于大西洋宣言一样,把我们的权利义务责任分清楚,咱们共同来治理这个世界,他甚至说了这时候美国提出来比较好跟中国讨价还价,再过一段时间没什么好的了。

所以说我们觉得包括像在东北亚地区,中国南海地区我们要有一种韧性,美国长久来看,我们得做好这个长期趋势的准备,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有一种战略观,等到了那个变化来临的时候你没有准备就乱了手脚,而现在就应该有所这种准备。那么对于中国来讲就是应该选择三居其一,三分天下,多种模式中间应该有,具体而言应该讲建立泛亚共同体,什么是泛亚呢?这是一个地缘政治学的一个概念就是早期的德国地缘政治学家提出了世界可以分为五个泛区。泛欧区,泛俄区,泛亚区,泛非区,泛美区。实际上我们的泛亚区已经把泛俄区,包括一些非洲地区,泛非区也纳入里面我们确实是比较泛,也可以说叫欧亚非大陆,或者按照习主席的话,八个字叫做“环接非洲连接亚欧”的朋友圈我觉得是比较精准的,既要环连非洲还要环连欧亚非大陆,这样我们要推进这个区域的一体化进程,中国的一从空间上来讲很大程度上就是要建设泛亚共同体,但是空间如此,理念的内涵是更加丰富的。

要做这一点一带一路可以说是实现这一战略非常重要的路径。孔总领导我们在前年开过一个大会,就是讲一带一路的这么一个会,主题就是一带一路建设与共同体。就把一带一路建设和共同体放在一块研究,某种程度上建设共同体目标而一带一路是一个路径,要在这个立脚点上看一带一路看清楚,他不是经济项目,他是在经济项目麻袋之中装了一堆东西,最终是要实现这种泛亚区域,或者是环连非洲连接亚欧的共同体,或者朋友圈。这种战略这种路径是审时度势的选择,既不高也不低是恰好适度的选择。

从习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和共同体的时候这两个也是有契合的。2012年习主席第一次提出共同体的时候已经说现在国际社会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2013年到俄罗斯访问就提出要建立命运共同体,到欧洲去访问又提出要建设中非命运共同体,2015年博鳌论坛主题就是亚洲新未来迈向命运共同体,习主席作了主旨发言,系统谈了四大内涵各国互相尊重平等相待,必须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必须坚持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发展,这是非常重要的创新,因为以前解决安全问题的问题都是从合约体系来的,建立盟国搞那种军事,德国强了英国就拉法国打德国,法国强了英国就拉德国打法国,互相搞军事,基辛格研究的,他对于国际关系认为核心就是这个,这是欧洲的国际关系的核心,但是中国现在提出我们要建一种新的这种在亚信机制专门谈过。

第四个不同文明不同发展模式交流对话,在竞争比较中取长补短,在交流互鉴中共同发展。文明冲突好吗?不好,怎么办?你把别人灭了,消灭行吗?恐怕消灭不了。怎么办呢?还是交流对话,欧洲人也提过,但是他的理念有时候还是不够彻底,我听中国的学者也是基金会的委员他提出天下体系,要在交流互鉴中共同发展,通过实践解决文明的冲突问题。

2013年的时候习主席访问哈萨克斯坦正式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然后在印尼访问的时候提出丝路,印尼国会提出建设命运共同体,把这个东西讲的更透彻。

2014年的时候国家发改委就组织了一带一路规划,在经营讨论规划的时候我也讨论过讨论,当时领导人发改委领导人就讲了一个观点,我们发改委是做国内规划的,我做了一辈子国内规划到了快退休的时候突然要让做国际规划,你到国际上做人家让你做吗?要找一些对于国际有了解的人进行对话,就是进行在这方面做。

做完了以后发现确实不能叫规划,为什么?一旦做规划你凭什么当其他国家的家,所以说我们最后提出的叫做愿景和行动构想,中国方案就比较软性了,这个里面既是比较符合实际的同时也减少了一些副作用。

那么关于泛亚共同体,关于一些原则也讲了。要建目标是如何去体系,至少要有五个衡量的指标,政策沟通显然就超出了经济范围,政府层面要进行沟通就需要有些政治性,实际上这种情况在欧洲曾经出现过,比如欧洲搞空中客车的时候他就需要政府之间比如他叫欧宇航,原来OECD的公司,现在改为空客,现在改为空客的妈也改为空中客车,欧洲的这些国家统一的产业政策来推进这件,一带一路也好,共同体必须要做这样的事,道路贸易货币这些都跟经济有关系,特别是货币。

在推进这件事的时候甚至于可以管这个叫币缘圈,通过统一的货币体系进行利益交换,然后共同发展利益,最一个民心相通显然超出了经济范畴,各种互学互鉴,最近我们也开了非政府组织如何发挥作用,就是希望用一种社会性推进,不仅仅是项目经济的推进。

如果你没有非政府组织的配合,人家可能就把你阻断了,这些事情中国都需要学会,然后慢慢的把相关国家变成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这个是原有的这个就是一些在这个区域的一些经济组织,这个是一些政治组织的情况,就是原有的一些组织都需要进行整合。

比较强调的一点就是这个思路就是泛亚共同体也好,一带一路也好,都是一种超越国家体系的合作方式,目前国际关系实际上在全球治理的眼光下,国际社会是无政府的,他没有真正的法律,国际法的实行是缺少强力机构去执行的。

再想说一下居其一,很多人说不过瘾,我是想强调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社会工程,几乎是扮演上帝,扮演真主,扮演佛陀,扮演观音非常的困难,他比解决中国自身问题难得多,中国现在自身还存在大量问题,但是我们要做一个鼻解决中国自身问题还要难的事。

为什么?因为很多中国问题需要在解决世界性区域性的问题中间才能解决。比如说区域安全问题,你中国的安全怎么办?你不把区域安全搞好,朝鲜老出问题,南海老出问题你不是也不安全吗?你就要把安全问题搞好。

这是自然禀赋决定你的,同时在亚太地区,泛亚地区要建设共同体,远比欧盟要难得多。欧盟已经很难了,但是欧盟基本上是基督教地区,文明文化认同感很强,这边57个阿拉伯国家,还有好多佛教国家,一堆破碎化情况你怎么做很困难,所以这是一个社会体系的再造,还要建很多通道建设非常难。中国如果可以理解只能想象到两千年以前秦始皇的车同轨、币同制,书同文的历史再造,比那个还难但是必须得做。

这个从思想的意义上来讲,三居其一战略上来讲它是我们的战略目标不是一个现实,是我们的一个目标,同时它也是一种策略和路径,为什么是策略?你想想看,我们说中国一定要替代美国成为领导世界的国家,当然这不符合事实,可是必然会引起全世界除了中国以外甚至包括一部分中国人的反对,曹操就明白,有人说你就当皇帝吧,你就来替代汉家吧,曹操说那不行,三分天下的时候那就是把我放在火上烤,所以我们要明白谁这样说谁就是把中国放在火上烤。

我们如果取其一不进取是做不到的,但是你要进取你必须要知止,至少在相当长的历史阶段要在很多情况变化以后可能才会出现新的变化,再有其他学者讲这些问题,不管几十年以后,几十年不准你打我嘴巴那时候我已经不再了。

因此如果我们不甘居其一,妄居天下就会被打脸。三居其一他是追求一个有限的战略目标,我们不谋求全球性的霸国,我们一是空间上有限区域,模式上是提供一种不同于资本主义和其他现代化模式或者这种发展路径也可以说是一种生存方式,文明方式。

从战略哲学角度来讲是和而不同的,是以多样性应对复杂性的,我们现在问题实际上是复杂性导致的,复杂世界这么多人口,这么多文明,这么长的历史导致的这么一个情况。用单一能解决问题吗?比如说以前就是资本主义通过不断的扩张把别人的地带纳入到自己里面来,单一解决不了复杂性问题,那么我们提出三居其一,某种程度上是要三生万物,讲的是要有一种多样性对付复杂性。

近一点讲,三居其一也可以说是在全球剧变时代的处世之道,目前在多样性世界上只有这种开放性,中国保持国家的主体性和文明独特性,同时具有开放性和包容性,也尊重其他国家和地区的选择,推进世界多样化的发展。

未来的怎么办?我觉得如果按照我们现在这种可能能够找到解决危机的办法,为什么呢?就等于出现一种颠覆性的模式,找到一种新的世界发展的增长点,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在这里面知止不过的智慧危机时代可以成为我们的处世之道也可以指引中国的复兴之路。

我为什么非常愿意来讲?我是希望我们中国受过教育的精英也好,领导者也好,思想者们也好,应该有一种共识,这种共识不是依附于传统的西方的政治理念,经济发展观,文明理念,也不见得是完全传统的,而是应该有一些新的,既取了中国古代传统文化又有现代科学科技知识的新的这些政治思考,这样的话才能够提出一些属于中国人的想法,这也是刚才孔总讲的中国学派责任。发出中国声音,提出中国思想,这样人家就会倾听你的声音觉得还挺有道理的,这样对于我们也对于这个世界也会更有好处,今天我的讲解就说这么多,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