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大圣娱乐注册 > 正文

“法轮功”让爱情枯萎

来源:未知 时间:2017-09-23 05:04
“法轮功”不但将这对恋人的感情生生拆散,最终还令他们阴阳两隔

着名哲学家罗素曾说过,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寻求,以及对人类苦难痛彻肺腑的怜悯,是支配其一生的情感动力其中爱情被排在了首位,这充分说明了爱情在人们心目中的重要地位对爱情的体悟也充分体现了不同人群的幸福感,那么,当爱情遇到“法轮功”时又是怎样一种状态呢?

——热恋的,忍痛割爱断情欲

热恋中的男男女女无疑是情人节中的主角,“法轮功”组织中的热恋情人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呢?为了加强精神控制,李洪志抛出了一系列“去情”邪说:“常人就是为情活着,那么作为一个练功人……突破这个关”;“执着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只有放弃人间的一切情爱和欲望,才能上层次,才能达到最高境界”等等在这些邪说的蛊惑下,“法轮功”中的男女们不敢恋爱,那些已经热恋的恋人们也被这种谬论生生拆散

山东聊城的孔凡辉本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名叫王娉娉,他们自高中毕业后就确立了恋爱关系,只等着大学毕业就一起步入婚姻殿堂但不幸的是王娉娉后来却在妈妈的影响下练起了“法轮功”,练功后她开始变得对自己的恋人不再热情,人也变得很少说话,脾气古怪,神神叨叨,身染重病却不肯就医,最终因为耽误治疗而病逝而在“法轮功”中,孔凡辉、王娉娉这样的悲剧至今恐怕还在上演

——成家的,劳燕分飞变路人

爱情的归宿无疑是婚姻,“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但在“法轮功”组织中因为“修炼”而劳燕分飞者却比比皆是湖南华菱衡阳钢管集团职工、“法轮功”“练功点”辅导员张标,为了追求更高“层次”,抛下襁褓中的女儿,毅然与身体虚弱的妻子分手最典型的一个案例是重庆市长寿区新市镇的“法轮功”练习者陈利华,她本来有一个平静幸福的家庭,但却因为练习“法轮功”导致三次婚姻破裂她因为“练功”忽略家人的感受,不听丈夫的规劝,耽误农活与生意还与丈夫不断吵架,家庭矛盾增多,终至第一次婚姻破裂开始第二段婚姻后,她继续痴迷“讲真相”、“做三件事”,而忽略对外乡丈夫的关怀,再次离婚;接下来的第三次婚姻她同样因为参与“法轮功”组织活动而夭折俗话说“事不过三”,如果说一两次失败的婚姻存在偶然性的话,那么陈利华接连三次失败的婚姻无疑充分说明了“法轮功”对情侣的深深伤害

陈利华(左一)

——落单的,十年生死两茫茫

情侣们最痛苦的两件事无外乎“生离”与“死别”,其中尤以“死别”最令情侣们肝肠寸断在“法轮功”组织中因为相信“消业”而导致死亡者前赴后继,上自骨干高层,下至普通弟子,没有人能逃脱这个“死结”,一方的死去带来另一方的形单影只,随着“法轮功”信徒死亡人数的不断增加,情人节、七夕节这样的日子已经变成对这些人“伤害最深”的节日典型的例子就是“法轮功”骨干李大勇,他们夫妻都是“精进”的弟子,他们为了支持“法轮功”组织甚至将自己的房款都捐献出来,但李大勇最终却于2014年因急性肝坏死病亡,其死后不但被“法轮功”秘不发丧,其妻子刘鸣鸣更是无人照料,只能 “蜗居在狭小的出租屋内,整日以泪洗面”若无“法轮功”,李大勇不会被耽误病情而英年早逝,自家房款也不会稀里糊涂送给他人以至居无定所对刘鸣鸣而言,“法轮功”组织带来的伤害既是精神上的,更是物质上的

李大勇照片

——荒淫的,同床异梦情义断

荒淫、滥情是爱情的天敌,也是对情侣关系的最大冲击有趣的是,“法轮功”组织虽然宣扬“去情说”,但其内部各种扭曲的“情事”却层出不穷,李洪志虽然吹嘘“法轮净土”,但却宣扬“双修”谬论对无良弟子进行纵容,这让“法轮功”组织中的情侣关系变得十分敏感和复杂比如,网上就曾爆料日本“法轮功”“天国乐团”团长纪江与一女弟子“双修”的丑闻,纪江多次到该女家中整夜“研习大法”,不料此事被纪江妻子发现,吵闹至“法轮功”日本分部,并惊动“法轮功”高层这样的“法轮功”夫妇即便是继续维系婚姻关系,恐怕也已经是同床异梦无独有偶,香港“法轮功”高层简鸿章与多名女子有染被称之为“性加情中人”近些年,在“法轮功”普通弟子中也发生了以河南辉县“法轮功”人员“双修”淫乱案,这一系列案件的背后,不但是一个个令人不耻的丑闻,更是一对对情侣感情的破碎和同床异梦

“双修”丑闻缠身的纪江

可见“法轮功”伤人至深 “法轮功”情侣何其苦,“法轮功”让爱情枯萎!